电视剧剧情

剧情介绍

1915年一支沙俄勘探隊前往大興安嶺深處調查一支黃金礦脈,歸國時遭遇土匪襲擊全軍覆滅,鄂倫春嚮導德爾蘇攜帶資料僥幸逃脫,消失於茫茫山林。30年後抗日戰爭勝利,中共北滿黨委決定找到這支黃金礦脈,情報員陳龍接受了任務,以哈爾濱大藥商的身份前往崇山峻嶺中開展調查。陳龍住進了位於進山必經之路上的金菊客棧,在來往的三教九流中打探情報,從隻言片語的線索中逐漸推斷出了德爾蘇的下落和金礦脈的秘密。可是追查金礦脈的還有國民黨的特務部隊以及山中土匪等多股勢力,他們懷疑着陳龍的身份,想要置他於死地。但豪勇的客棧女掌柜金菊傾慕於陳龍,搭救了他。陳龍在金菊的幫助下,與敵人鬥智鬥勇。經歷了同志的犧牲,內姦的背叛,陳龍終於找到了隱藏的黃金礦脈。他帶着在這次任務中建立的這支久經沙場的隊伍,和金菊一起奔赴下一個戰場。

電視劇戰金嶺劇照

戰金嶺劇情背景放在了抗戰勝利後的東北。哈爾濱情報員夏風接到上級下達的任務前往大興安嶺深處追查一份沙俄勘探隊於二十七年前所記錄的礦脈資料,併在客棧老闆娘花七姐的幫助下,與日本軍、土匪及國民黨反方勢力鬥智鬥勇成功保護了資料的故事。曹炳琨這位文人雅士英勇上陣,帶領眾位武將,演繹了一齣保衛家園的傳奇故事。

戰金嶺詳細劇情介紹

各方勢力尋礦 夏風上山求助

沙俄時期,一支俄國勘探隊在鄂倫春嚮導烏德爾的帶領下,前往大興安嶺深處調查一支黃金礦脈。歸國時遭遇土匪襲擊全軍覆沒,烏德爾攜礦脈資料僥幸逃脫。戰敗後,日軍松撫司令渡邊雄留下了一支“血櫻武士”的特務小隊找資料。國民黨軍統派出特別行動組上校白奇山率領一支空降部隊“傘跳”深入北滿共產黨後方尋找資料。中共北滿特委部長張鐸選擇哈爾濱大藥房慶餘堂的二少爺夏風和警衛員串龍執行任務。松撫城的情報員馬柏林告訴夏風,野菊坡客棧是當地最大土匪黑虎堂的地盤,夏風決定前往。松撫山區,血櫻武士刺殺逼問烏德爾無果的金礦把頭倉子,倉子落下山崖,逃到野菊坡客棧後死了。

松撫城現正處在秦步雲領導的自治軍武裝力量控制下。夏風通過外表魅力吸引住了客棧老闆花七姐。土匪頭子小飛雁要花七姐當自己壓寨夫人。花七姐稱自己是桃花煞。小飛雁不信邪,攜禮跟花七姐進了繡房。但小飛雁進屋凳子還沒坐熱,就突然沒氣了。夏風經過檢查,發現小飛雁後頸中了一根由吹箭發射的毒刺,對症下藥把小飛雁救活。白奇山在松撫城的接頭人原來就是自治軍參謀蕭文斌,蕭文斌真實身份是潛伏在松撫的國民黨特務。

夏風和串龍得知國民黨也派來了部隊,夏風向馬柏林說想將向陽嶺上那一支抗聯殘部為己所用。馬柏林告訴夏風這支抗聯殘部當年和張鐸、串龍同屬抗聯第三路軍,在渡江去蘇聯時與組織失散,由此認為自己被出賣,和組織有誤會。回到野菊坡,花七姐帶夏風前往人熊嶺買參,遇見挖參人老棒槌,老棒槌其實是血櫻武士隊長。蕭文斌把白奇山引薦給秦步雲。此前在白奇山剛到松撫城時,與美人蘭打過一架。美人蘭知道自治軍窩藏了國軍傘跳後,找上門來找白奇山,結果美人蘭對白奇山動心。白奇山坦言想要娶美人蘭為妻。

神秘人命令老棒槌監視夏風。串龍看到向陽嶺的抗聯警衛排長朱小四下山來弄給養。夏風告訴朱小四自己是北滿特委的特派員,威逼朱小四帶自己上山。血櫻武士跟蹤在朱小四、夏風後面攻向陽嶺。李樹業認定夏風是姦細,命令楊永義和朱小四把夏風架到後山斃了。楊永義擔心錯殺革命同志。決定把夏風從後山小路放下去到天狼台,讓朱小四去給野菊坡報信。

抗聯殘部下山 宴席看清善惡

花七姐將夏風帶回自己房間照顧。醜門神看到黯然落淚。夏風判斷醜門神應該就是暗中保護花七姐的人。白奇山追查殺害倉子等金把頭的血櫻武士會潛伏在哪,得知日本人在松撫建立過一個開拓團,營地早已荒廢。白奇山前去查看。是夜雷電交加狂風大作,調查營地時有人裝神弄鬼暗中活動,白奇山判斷他們很可能是潛伏的日本特工。

夏風和串龍在客棧聽到金礦把頭倉子人熊嶺遇害的事情。夏風認為應該引蛇出洞,要去人熊嶺挖參。神秘人打算在人熊嶺把夏風幹掉。白奇山決定跟在夏風後面一起上去。第二天一早,夏風到達人熊嶺後。老棒槌示意狙擊手殺死夏風,但狙擊手還未開槍,就被暗中跟隨的醜門神一槍打爆了頭。白奇山起來查看,結果被血櫻武士以為是國民黨傘兵開的槍,雙方混戰起來。夏風和串龍抱頭逃命。白奇山打死了三個血櫻武士。

夏風向馬柏林彙報國民黨和日本人兩撥人圍着人熊嶺打主意,夏風認為完成任務必須要有李樹業的部隊支援。夏風和串龍前往向陽嶺,路上被秦步雲手下的獵戶發現。在李樹業面前。串龍講述了當年事情真相。夏風再次向李樹業重申自己的身份和任務,並對今後隊伍的部署做了詳細的安排,李樹業終於願意率領部隊下山。秦步雲告訴白奇山,夏風去向陽嶺找抗聯去了,白奇山斷定夏風就是共產黨,他要求秦步雲馬上出兵去圍剿抗聯。秦步雲拒絕了。

夏風把李樹業等抗聯戰士帶回了野菊坡客棧,以慶餘堂夥計身份存在。夏風三日後要在野菊坡客棧開一間慶餘堂分號。慶餘堂開業慶典上,各路人物都來了。美人蘭想暗害夏風,幸虧串龍機警,接住了美人蘭的飛刀救了夏風。小飛雁跳出來攔住美人蘭,制止她繼續加害夏風,白奇山暗中對小飛雁使絆子,美人蘭一刀插中小飛雁。小飛雁的手下立刻包圍了美人蘭。秦步雲一看場面失控,馬上叫自治軍控制場面。夏風通過這麼一場開業宴席,看清了誰是菩薩誰是惡鬼。

松撫風雲詭譎 夏風遭受審查

張鐸帶來了哈爾濱總部的新命令,由夏風和抗聯渾河支隊組成烏蘇里特遣隊,夏風為隊長兼政治委員,李樹業為副隊長,要儘快找到沙俄留下的礦藏資料。老棒槌從倉子臨死時直奔野菊坡推斷烏德爾很可能就隱藏在客棧里。李樹業建議先幹掉白奇山。白奇山和蕭文斌去妓院了,夏風下令刺殺白奇山。李樹業和楊永義悄悄摸進妓院,正要下手的時候,美人蘭來了,發現了刺客。白奇山明白一定是夏風派人來殺自己。

白奇山希望秦步雲搞全城大搜捕。秦步雲認為白奇山在松撫地界上結的梁子多了,不要總是針對野菊坡。白奇山和秦步雲當場翻臉。白奇山上黑虎峰提親。美人蘭違抗哥哥帶白奇山離開了黑虎堂。在蕭文斌的煽風點火下,美人蘭被激怒要去野菊坡客棧殺夏風。在野菊坡,美人蘭正要刺殺夏風之際,美人蘭又被醜門神飛針制服。

白奇山要剿滅野菊坡共產黨,命令蕭文斌調動自治軍。但白奇山的行動被自治軍中的內線報告給了野菊坡。白奇山和蕭文斌率人來到野菊坡抓夏風。這時候秦步雲領着大隊人馬強令蕭文斌和白奇山撤退。夜裡血櫻武士綁架走了花七姐。開拓團營地里血櫻武士逼問花七姐知不知道烏德爾的秘密,醜門神趕來救援,卻不小心也被捉了。夏風帶領抗聯戰士前來營救花七姐和醜門神,卻犧牲了多名同志。關鍵時刻小飛雁領着土匪前來救援,救出了夏風和花七姐等人。

白奇山被秦步雲趕出了自治軍。馬柏林認為夏風胡作非為,哈爾濱方面要夏風回去接受審查。回到哈爾濱,夏風在被審查的過程中,一直為李樹業等抗聯戰士和花七姐洗清污名。李樹業和楊永義商量不能這樣下去,為了給犧牲的戰士報仇,要去打日本人,兩人決定去開拓團守株待兔。

土匪白奇山攜手 熊牙項圈藏玄機

天不殺通過審訊發現了廖運昌的身份,他要利用這個人讓白奇山低頭。楊永義已經判斷出電臺藏匿的大致範圍,但很難找到,建議不如在打埋伏消滅掉情報員。白奇山來到黑虎堂,跪下磕頭給天不殺賠不是,求給廖運昌一條活路。最後白奇山救下了廖運昌,商量夜間集結大部隊去取電臺。天不殺手下老蒼狼通知花七姐這兩天把醜門神送到山上去。

天不殺帶人下山來到野菊坡,被夏風殺了下馬威,夏風把醜門神送到了吳琦安排的藏身地。天不殺決定協助白奇山找金礦脈,對半平分,聯合反共,並要求白奇山娶美人蘭。白奇山叫廖運昌帶自己去找電臺,廖運昌半路遭遇埋伏被打死。李樹業和楊永義根據廖運昌做的標記從一個樹洞里摸出了電臺。

黑虎堂上,白奇山和美人蘭舉辦婚禮。秦步雲喝完酒回去後告訴母親,如今國共兩黨都奔着山裡埋藏的礦脈圖來了,秦母告訴兒子,只要娘倆把口封住了,這東西誰也拿不走。夏風跟吳琦彙報最近發生的一系列事情,兩人不約而同都認為醜門神十分愛護的熊牙項圈可能有玄機。

秦步雲來到野菊坡客棧留下請柬,叫夏風去松撫城赴壽宴。晚上,夏風來見秦步雲,他抓住機會勸說秦步雲跟共產黨站到一起,秦步雲沒有表態。夏風來到皮貨行向吳琦彙報,被老棒槌暗中監視着,老棒槌判斷出這裡就是共產黨的情報站。白奇山把自己的隊伍拉上了黑虎堂,他打算自己帶土匪打野菊坡,蕭文斌帶自治軍打共產黨在松撫城木材廠的據點。老蒼狼偷偷到野菊坡把白奇山的作戰計劃和盤托出。

夏風和李樹業在黑虎峰下山的必經之路上做了埋伏,逼得白奇山下令撤退。木材廠那邊蕭文斌也帶兵撲了個空。吳琦從情報站出發去找醜門神被北島和老棒槌暗中跟蹤。被髮現後吳琦帶着醜門神向山林中逃去。眼看日本人就要衝上來,醜門神讓吳琦將熊牙項圈交給夏風,自己衝出去和日本人決一死戰。醜門神最後身中數槍。吳琦把醜門神的項圈交給了夏風。

吳琦突然想起醜門神說過和人一起發誓的事,東西很可能在另一個人手上,她推測烏德爾另有其人。夏風和串龍來赴秦母的壽宴,夏風在秦母的床頭髮現一串跟醜門神一樣的項圈。夏風打算借給秦母看病的機會,逐漸取得老太太的信任。白奇山和蕭文斌商量不能讓夏風和秦步雲聯合,打算秘密除掉秦步雲。半夜時分,秦步雲突然派人來找夏風,夏風把項圈交給了吳琦保管。夏風和串龍來到秦府,卻突然被自治軍包圍了起來。

夏風這才得知,秦母服用了自己開的藥後一命嗚呼,秦步雲認為是夏風害死了自己老娘。白奇山突然殺進秦府,挾持了秦步雲,繳了衛兵的械。秦步雲提出用夏風的命換自己的命。白奇山抓住了夏風,轉身一槍結果了秦步雲的性命,許大友趁亂逃跑。白奇山押着夏風和串龍回去了黑虎堂,併在路上設下埋伏。許大友來到野菊坡客棧,花七姐奔黑虎峰救人。吳琦騎馬去追花七姐,結果中了白奇山的埋伏。為了保護夏風和項圈秘密,吳琦縱身跳下了懸崖。老蒼狼偷偷下山,李樹業跟老蒼狼痛陳厲害,老蒼狼商量好了凌晨放人。老蒼狼將夏風、花七姐放走。小飛雁來到野菊坡客棧,表示願意投共。

老棒槌和北島在澡堂看到了項圈就在許大友的身上。老棒槌和北島把許大友綁架到了安和診所,秦母其實是被他們的上級關先生害死並嫁禍給了夏風。關先生逼問後得知圖紙就埋在人熊嶺。得知許大友被綁架,夏風推理出項圈落在許大友手上,夏風帶人救下了許大友,打死了北島,老棒槌帶項圈逃了。

許大友把一切都跟夏風坦白了,秦步雲的父親才是當年勘探隊的嚮導烏德爾,和野菊坡的醜門神兩個人是結拜兄弟,但無奈兩人都愛上了秦母,所以醜門神才離開了松撫城來到了野菊坡。

許大友代表百十號的自治軍,表示從今往後接受共產黨領導。許大友講起秦步雲曾經提過只有兩個項圈放在一塊才行。老蒼狼下山見夏風,表達了投靠共產黨的意願。

花七姐身邊的小翠被蕭文斌要挾,逼她充當眼線監視夏風的舉動。夏風判斷出日本人的目標應該是照片上的岩石,一早帶着隊伍前往人熊嶺。美人蘭從小翠那得知夏風的行蹤,白奇山和蕭文斌領着土匪直奔人熊嶺。幸虧李樹業從山下帶着部隊趕來,白奇山立刻撤退。但夏風挖掘一無所獲。

美人蘭離開松撫城的時候,被小飛雁抓住。小翠泄露了情報給白奇山的人。白奇山立刻趕去救了美人蘭,並設計殺死了小飛雁。夏風來到小飛雁營地,越發懷疑是野菊坡這邊有白奇山的耳目。老棒槌來到松撫城一家皮貨行,以購買熊皮之意伺機殺害了老闆,搶走了東西。

老棒槌和關先生一直貓在山裡獵人家,等待着時機。老蒼狼手下一個土匪巡山路過意外聽見兩個人說話,老蒼狼領着一小隊土匪下山趕赴獵戶家。但老棒槌他們已經出發去人熊嶺了。老棒槌和關先生兩人披上熊皮,李樹業看見後發現了破綻。李樹業將其擊斃,關先生逃回了獵戶家,卻被老蒼狼殺死並奪走了項圈。

自治軍與抗聯這邊起了衝突,崔排長領着八個人投靠天不殺,白奇山要槍斃這八個人。蕭文斌於心不忍,蕭文斌請求把這幾個人先關起來,觀察一段時間再說。美人蘭讓眼線山裡人把小翠母親的簪子給小翠,逼她給夏風等人下藥。客棧夥計山梨說最近小翠總和一個客人勾勾搭搭,引起了花七姐的懷疑。

小翠來到慶餘堂後廚,拿着毒藥猶豫再三,最後用刀切傷了手指頭。老蒼狼手下的土匪吹噓自己拿到了找礦的寶貝。美人蘭聽說後把這個土匪捉住,嚴刑逼供,土匪供出了老蒼狼拿走項圈的經過。天不殺派白奇山把老蒼狼抓來。老蒼狼帶着項圈逃出山寨,結果摔下山坡傷了腿,只好藏身在山林里。山裡人來客棧找小翠被髮現,山裡人撒腿就跑。花七姐審問小翠和山裡人究竟有什麼勾當,小翠一問三不知。

老蒼狼第二天早上被白奇山的人圍住,老蒼狼被美人蘭搜出了項圈。天不殺讓美人蘭把項圈交給自己,之後命令崔排長等人把老蒼狼綁在樹上,留下來喂狼。野菊坡客棧換了個新送柴人,其實是黑虎堂的眼線,小翠在送柴人的威脅下把藥放進了飯鍋里。天不殺說自己知道另一條上人熊嶺的路,天不殺和白奇山領着人馬來到了人熊嶺下的一處懸崖下。天不殺派崔排長等人先上去上路。崔排長等人爬上了懸崖,發現上面果然沒有人把守,崔排長組織手下在山上打一場假戰鬥,迷惑懸崖下麵的土匪。天不殺和白奇山決定撤退。崔排長派人給夏風報信。

送柴的跟美人蘭報告小翠下了藥可是慶餘堂的一個沒死,原來小翠並沒有服從美人蘭的命令下藥。白奇山叫送柴人繼續威脅小翠提供情報。許大友領着自治軍一百多號人叛變。白奇山派蕭文斌拉攏許大友,許大友告訴蕭文斌,秦司令臨死前把秘密告訴了自己,沒有他許大友,就找不到金礦脈。崔排長手下人向夏風彙報天不殺從老蒼狼手裡拿到項圈的事,夏風認為要徹底殲滅黑虎堂。

蕭文斌請許大友上黑虎堂,和白奇山聊聊。正在這時,夏風送來了招降信,叫許大友立刻繳械投降,不然就派部隊攻打。許大友帶着蕭文斌前往陣地,和共產黨打了一場炮戰。蕭文斌跟白奇山講許大友執意要看項圈。白奇山說他會通過美人蘭拿到項圈。夏風決定利用姦細幹掉白奇山。

老蒼狼怕白奇山害天不殺,特地回來保護大當家,天不殺很受感動。小翠從花七姐那打聽到夏風要用卡車把一樣重要的東西運回哈爾濱,小翠把事情告訴了送柴人。第二天一早,李樹業率領十來個戰士登上了卡車,離開了野菊坡。白奇山和蕭文斌帶着

部隊設下了埋伏。夏風和楊永義也領着隊伍埋伏在路的兩旁。卡車開到了夏風埋伏的地方,白奇山領兵撲了過來。李樹業和夏風兩邊夾攻,白奇山領着蕭文斌和幾個人突圍了,剩下的土匪全被消滅。

白奇山意識到自己完全中了夏風的圈套,白奇山懇求美人蘭一定要把項圈偷出來。美人蘭在天不殺屋裡翻箱倒櫃找項圈,房梁上的老蒼狼聽見了,發出怪聲提醒,天不殺趕回來把美人蘭抓了個正着。天不殺沒想到自己妹妹竟然動手偷自己,要跟自己妹妹斷絕關係,恩斷義絕。

送柴人說小翠提供假情報,小翠爹媽已經遇害,小翠掏出槍打死了送柴人後舉槍自殺。蕭文斌請來了許大友,白奇山說自己只是想請許大友協助自己找到礦脈圖,到時候利益共享。許大友當即答應,不過他一定要親眼看看項圈。白奇山叫美人蘭去請天不殺,但天不殺並不願意把項圈拿出來,氣氛弄得很僵。許大友讓白奇山明示需要自己做什麼,白奇山和許大友商議三天后帶兵上山接管黑虎堂。

白奇山騙天不殺喝下了毒酒。白奇山用匕首捅死了天不殺並搶走了項圈。老蒼狼從房梁上向兩人開槍。蕭文斌和白奇山追着房頂的老蒼狼跑到了山寨里,老蒼狼身中數槍,從房頂跌落。白奇山編造老蒼狼殺害天不殺的謊言,美人蘭要白奇山把項圈交給自己保管。崔排長偷偷告訴了美人蘭她哥哥天不殺被白奇山殺害的真相,還把白奇山的匕首交給了美人蘭。美人蘭逼問白奇山天不殺是怎麼死的,拿出了匕首證據。

白奇山殺死美人蘭,拿走項圈迅速離開,他發現崔排長等五個人已經逃跑了,意識到自己上當了,他抓住了許大友上了人熊嶺,叫許大友找到埋藏礦脈圖的位置,許大友堅持要白奇山把項圈給自己,白奇山無奈把項圈交給了許大友。崔排長帶夏風找到白奇山,許大友嘲笑白奇山想用一個項圈拿到寶物是痴心妄想,白奇山一槍托打倒許大友,夏風指揮着部隊沖向了白奇山。

最後白奇山和蕭文斌被消滅,兩人趕緊救起許大友,許大友臨死前用兩個項圈併在一起定位了礦脈圖埋藏的位置。夏風從許大友定位的地點發掘出了礦脈圖,烏德爾的秘密終於重見天日。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备案号: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